消防手抄报中日韩三国ICO花式骗局全记录丨舍利-舍利资产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81
中日韩三国ICO花式骗局全记录丨舍利-舍利资产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中国

2017年9月4日,央行、网信办等七部委发布公告雪晴故事网,要求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有关部门将依法严肃查处拒不停止的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以及已完成的代币发行融资项目中的违法违规行为。由此而来的是大量虚拟货币项目及虚拟货币交易网站的关停和跑路。而在巨额利益的驱使下,仍有大批非正规项目绕过法律在各个平台上线,由于缺乏监管和评估,融资团队与投资人之间信息严重不对称,ICO的项目质量良莠不齐。

经过梳理和求证了这些中国问题严重的交易所、数字货币、以及ICO项目,对这些被曝光的问题项目特点归类如下:
1、直接跑路
尽管政策上正式叫停了非法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仍有大量的项目通过微信群,QQ群,电报(Telegram)群私下开展私募,众筹活动。部分项目团队不明,资金无可信第三方托管,团队在募集过程中解散社群,代投方圈钱跑路。同时也存在由于中心化的股权问题分配不清,平台停止交易,负责人携款跑路的情况。
2、项目作假,疑似诈骗
项目作假以白皮书内容作假为主,虚构项目成员及顾问成员,无原创技术性代码,应用无可行性等。由于投资人的鉴别能力存在差别,融资团队以诈骗方式获取利益。项目宣发时承诺的事宜毫无进展,代币严重破发。
3、开盘变现,破发跑路
ICO结束后,团队选择小平台上线。合作圈内不良媒体发布利好消息吸引投资人跟盘,项目方拥有的代币大量抛出变现。代币破发后,项目失效,投资人跑路。
4、政府监管
政府出台监管政策后,大型企业开展的ICO项目被叫停。以下中国境内被曝光问题代表项目:
代投骗局,直接跑路|六点公会代投,卷款跑路典型
六点公会创立于2017年9月,宣称是一家综合性区块链媒体红叛军 。作为ICO衍生出的中介服务,代投一般是从准备ICO的项目中获得私募环节的一些份额,然后再去找有意向参与投资的散户,收取两方的中介费用,
2018年2月12日,六点公会所有电报群删除、网站删除、涉及人员账号删除,然后凭空消失。电报群解散后,参与六点公会代投的人已经联系不到群管理员。据不完全统计,此次六点公会跑路后,约40人损失了309个以太坊,合计人民币约三百万。
人间蒸发,直接跑路|比特币交易平台GBL负责人携款跑路,涉案人被捕
比特币交易平台GBL声称其总部位于香港,但实际上,这是一家总部位于中国大陆的公司。该平台可以进行类似期货的做多做空交易。会员通过这种方式投资,网站从中赚取手续费和对赌收益。网站管理者以十倍杠杆高额回报为诱饵,吸引会员加入。
2013年10月,GBL网站突然下线,相关人员同时人间蒸发。消息传出后,大部分投资者认为这是一起GBL自编自导的骗局,并且迅速组织起多个维权QQ群,人数达到数百人,损失总计高达2000万元。
QQ群和微商,直接跑路|“莱特中国”的国内代币网站被爆圈钱跑路
2017年9月6日,央视财经报道巴黎谍影,一家名叫“莱特中国”的国内代币网站被爆圈钱跑路,投资者资金不翼而飞。工信部的网站备案系统显示,这家公司真正的名字并不叫莱特中国,而是叫瑞通光泰。公司股东为自然人冯毅和法人西安市安馨园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先是网站突然无法显示,随后QQ上的客服人员将全部投资者拉进了黑名单,投资者的资金泥牛入海。
网友@归谷辞爆料称,“莱特中国”的约克币众筹和微商币众筹圈钱约2个亿人民币。
项目作假,涉嫌诈骗|影视链(MDC)涉嫌白皮书造假,团队成员简历为网传图片
根据官网介绍,MDC是影视领域的去中心化区块链应用,发行总量为20亿枚,于新加坡平台龙网首发。火星人许子敬,井通CEO武源文站台支持。1月16日下午3时交易开始后,MDC出现大量砸盘,价格也从开盘价0.1539USDT暴跌至0.0123USDT。
经调查,MDC涉嫌白皮书造假,团队成员简历为网传图片。该项目从ICO后处于无用户社群,无官方资讯,无项目进展的三无状态。目前MDC团队已失联,MDC代币全网下架,投资者资金亏损严重。
项目作假,涉嫌诈骗|太空链(SPC)涉嫌虚假宣传,多次修改白皮书
据太空链官方介绍,太空链是基于人类共识的太空探索计划,消防手抄报 期待在太空探索领域寻找一种共识机制,能有效地调动全人类的力量来自发地开启太空探索活动三泡台 。SPC发行总量为10亿枚,ICO价格为3元至4元。
ICO完成后,太空链项目被爆涉嫌虚假宣传,项目方多次修改白皮书,删除此前站台投资人如薛蛮子、比原链创始人段新星等。而太空链承诺上线火币、币安也没有实现。此外,项目方宣称将和九天微星合作计划发射卫星,九天微星方面予以否认。
目前太空链严重破发,价格仅为0.7896元。
项目作假,涉嫌诈骗|ARTS被定性为“金融诈骗”,项目联合创始人被警方控制
ARTS在1月8日开始ICO,总量10亿,众筹价约为0.66元。1月20日,ARTS上线澳洲U网,但上市就严重破发,目前交易所已暂停交易。项目联合创始人蒋杰目前已被警方控制,北京金融局内部已经将此事件定性为“金融诈骗”。
ARTS项目造假极其严重,项目方挂靠“艺库网”的名义募资,后被艺库网否认;虚构黑市区块链创始人为其站台;承诺的事宜皆未实现。
人间蒸发,破发跑路|超级明星MXCC6星期卷走50亿人民币
超级明星MXCC,从发起到现在,该币的价格已经为零。从1月中旬开始,超级明星MXCC开始募集资金,参与成本价是2.5元左右,发行量 20亿。募集资金50亿元。1月27日,超级明星币在向上尚亚交易所上市,0.2元开盘,远远低于私募的2.5元,上线严重破发12倍。到目前为止,价格已经跌到了0元。
目前超级明星官网已经无法打开,也无法无法取得其团队的联系方式。
政府监管|人人网ICO项目被叫停
人人网在2018年初借着区块链的东风拉斯普京,又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人人网的RR Coin项目推出 股价两日暴涨近76%,人人公司日前发布了RR Coin白皮书世家名媛,宣布将为社交网络提供一个开源的区块链平台——人人坊。人人将利用这一区块链平台,记录人人网参与者在社交网络中的交互行为,而其代币RR Coin将作为人人坊上的智能合约和交易行为的媒介。但有关部门已经叫停了RRCoin的ICO项目,目前私募正在退币。
韩国

韩国是全球比特币交易规模最大的几个国家之一,预计有约100万人持有比特币,并且韩国始终承认虚拟货币交易合法性。与日本相似时间,于2017年9月 3日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表示,将加大对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监管,并对利用数字货币进行洗钱、非法融资和其他违法交易的行为展开调查。该委员会称,应警惕数字货币的交易量和波动范围“过度”带来的风险。
梳理了日韩地区问题严重的交易所、数字货币、以及ICO项目,对这些被曝光的项目特点归类如下:
1、 交易所非法运营
韩国海关总署(KCS)于1月31日发布了一项声明,指控了价值6375亿韩元(约合6亿美元)的非法外币交易,包括使用数字货币的未记录资本外流。KCS称,去年3月至12月期间,未登记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共向韩国和澳大利亚客户汇出了4723亿韩元(44396.2万美元)。虽然KCS没有透露目前是否对这些企业采取任何法律行动,但它表示,将继续对类似活动展开调查,包括利用数字货币洗钱和走私毒品等非法行为。
2、明令禁止ICO项目
2017年10月底,韩国金融委员会(FSC)认为ICO有欺诈风险,禁止其在国内发展。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称,政府有必要对ICO项目进行监管,以防止违法交易和单纯的投机行为。
韩国地区被曝光问题项目的特点:
交易所泄漏用户信息|Bithumb交易平台
韩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Bithumb日前因涉嫌泄露用户私人数据,遭到韩国通信委员会处罚。此外,还有另外七家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因在保护用户隐私方面违反了相关法规,共计罚款1. 14 亿韩元。这也是韩国政府首次对数字货币交易所采取惩罚性措施。
假冒数字货币交易所诈骗|BitKRX交易所
去年年底,韩国当地执法部门打击了一起涉案资金达2亿美元的数字货币云挖矿庞氏骗局,据悉,警方已逮捕了数名涉案人员。多家假冒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也遭到了韩国当地比特币社区以及金融当局的揭露。其中一家假冒的交易所名为 BitKRX,其谎称自己是韩国最大的金融交易平台韩国交易所(KRX)旗下,BitKRX交易所借以KRX的名义,诱使用户进入平台。
自1月30日起,韩国 6 家银行将启用数字货币投资者实名认证系统,同时禁止使用现有的数字货币虚拟账户。用户并必须实名认证,银行联合实名认证。
非法的ICO项目|聊天软件公司KaKao talk和东证交易所
虽然明令禁止ICO,但是就在3月,韩国聊天软件公司KaKao talk 还是成立了区块链项目KaKao Block Chain还是开设了新业务,准备ICO,并打算将公司设在香港。此外,在东证交易所Mothers(Market of the high-growth and emerging stocks 的略称)上市的韩国公司metaps的子公司ICO成功,也是在日本操作。
今年2月,一份印有28万份签名的反对禁止虚拟货币交易请愿书递交到韩国总统府,韩国表示要对非法和不公平的加密货币交易采取坚决行动。该请愿书可能会对当局态度有所改变。
日本

日本几起盗币事件影响都很巨大,也极大推动了日本法制化进程;
海外在日本ICO、发币事件时有发生,但在法制化程度较高的日本,浑水摸鱼比较困难。非日本金融厅认证登录完成的交易所无权进行虚拟货币操作,包括ICO;目前日本合法化的,能进行ICO操作的平台只有32各交易所斋贺弥月。
海外平台在日交易获任何相关经营活动,也受到日本金融厅管辖心动奇迹,但金融厅目前仅对一家发出警告。
根据日本金融厅相谈窗口的受理事件数据,2017年10月1日至同年12月31日,总共受理9,055件,其中1,141件(12.6%)为虚拟货币相关,7月至9月则有685起,因为在7月之前的统计周期内,虚拟货币相关投诉咨询还没有单独劈出来,仍然被加在贷金相关大类,5-7月543件。但是金华两头乌 ,根据日本警察厅的数据显示,从去年4月1日到10月1日的半年内,除了警视厅侦查到的,使用虚拟货币进行毒品、走私等,单单用虚拟货币进行洗钱的案件就有170件。等同交易平台/登录完成但没有尽新资金决算法案义务的平台。
2018年3月8日,日本金融厅更是连发8道令,暂时关停2家数字货币交易平台,5家被要求立即整改。这些平台既包括已经通过审核的交易平台,也包括正在审批中的等同交易平台。原因或因为账目混乱,或因为非法扩张业务。

以下整理日本地区被曝光的问题项目特点:
1、交易所非法操作案件频发
暂时关停的两家交易所
挪为用户预存金私用|Bit Station Co.,Ltd(运营Bit Station交易所)
这张罚单由东海财务局长发出。主要内容如下:Bit Station株式会社(总部爱知县名古屋市,虚拟货币交换业者)。2018年2月1日,公司根据资金决算法第63-15-1提交了发出了系统的风险管理体系的报告薯童谣,但是在2月26日接受金融厅的入驻检查时发现,拥有100%股份的公司经营企划部长将用户预存金挪为私用投降输一半,违反了63-11(用户财产管理)和63-10(用户保护措施),遂责令整改。并于2018年3月8日至4月7日期间,公司关停除返还用户资金的所有业务。
未履行用户身份认证|FSHO株式会社
这张罚单由关东财务局长发出。主要内容如下:FSHO株式会社株式会社(总部神奈川县横滨市,虚拟货币交换业者)。2018年2月1日,公司根据资金决算法第63-15-1提交了发出了系统的风险管理体系的报告,但是在2月19日接受金融厅的入驻检查时发现,项茜乔 平台出现多次高额交易时交易确认义务(用户身份认证)未履行。公司职员管理、公司规则等相关规定不合格,公司无法确保虚拟货币交易业务顺利进行,违反了63-10(用户保护措施),遂责令整改,2018年3月8日至4月7日,公司关停除返还用户资金的所有业务。
5家需要整改的交易所
除了这两家被关停的交易以外,5家交易所被要求整改,分别是:Coincheck、TechBureau、GMOCoin、Bicrements与Mr.Exchange,其中TechBureau的Zaif交易所和GMOCoin的GMOCoin交易所为完成金融厅登录的交易所,也就是已经拿到交易牌照的平台,其他3家尚未完成登录,但为正在申请审核中的交易平台,这可能意味着这3家公司申通通过率大大降低。
非法扩大业务|株式会社Mr. Exchange
这张罚单由福冈财务支局长发出,主要内容如下:株式会社Mr. Exchange(总部:福冈县福冈市,根据2009年资金决算法第59号附则8条为虚拟货币交换业者)。2018年2月1日,公司根据资金决算法第63-15-1提交了发出了系统的风险管理体系的报告,但是在2月19日接受金融厅的入驻检查时发现,公司经营了超过向当局报告的虚拟货币币种,非法扩大业务。公司不遵守法令,业务运营无法确保、经营管理态势堪忧,再加上用户财产不当管理、置用户的财产于危险中,遂责令改善。
内部管理不当|Bicrements, Inc.(运营Lemuria交易所)
这张罚单由关东财务局长发出。主要内容如下:Bicrements株式会社(总部东京都港区,虚拟货币交换业者)。2018年2月1日,公司根据资金决算法第63-15-1提交了发出了系统的风险管理体系的报告,但是在2月19日接受金融厅的入驻检查时发现,该公司未执行内部监察,不遵守法令,业务运营无法确保、经营管理态势堪忧,用户财产不当管理、账簿文件部分未完成等一系列业务运营状况的问题,责令整改。
系统漏洞频发|GMOCoin
这张罚单由关东财务局长发出,主要内容如下:GMOCoin株式会社(总部:东京都涩谷区,虚拟货币交换业者)。2018年2月1日,公司根据资金决算法第63-15-1提交了发出了系统的风险管理体系的报告,但是在2月13日接受金融厅的入驻检查时发现,虚拟货币交易业务急速扩大,但是系统漏洞问题频发,在没有分析根本原因、拿出对策的情况下盲目扩张。该公司需要在3月22日提出书面报告,并且每月10日提交上月业务实施情况报告。
非法交易案件频发|Tech Bureau(运营Zaif交易所)
这张罚单由近畿财务局长发出。主要内容如下:Tech Bureau株式会社(总部大阪府大阪市,虚拟货币交换业者)。2018年2月1日,公司根据资金决算法第63-15-1提交了发出了系统的风险管理体系的报告,但是在2月13日接受金融厅的入驻检查时发现,该公司系统漏洞问题频发,非法提现、非法交易案件频发,但是经营管理人员没有充分分析根本原因,事故再发对策未提出,为采用对用户的信息公开措施,责令整改。该公司需要每月10日提交上月业务实施情况报告。
未正确评估风险| Coincheck
该平台自1月26日证实丢失时价约5亿美金的新经币XEM这一重大事件。事件经过主要经过如下:1月27日Coincheck发表公告称,由于公司所持有的NEM(时价约580亿日元)非法汇往境外,导致平台部分功能紧急暂停,公司已经将黑客攻击事件汇报给了日本金融厅(FSA),预计相关政府机构将会进一步调查其交易平台的安全漏洞朗生狗粮。NEM明确表示不能通过硬分叉的方式来挽回用户的损失。
2月2日,金融厅对Coincheck施行入驻检查。2月13日,Coincheck完成用户401亿日元提款申请。3月8日,日本金融厅发布公告给Cioncheck事件定性。平台未正确评估相关虚拟货币交易风险,如洗钱和恐怖融资风险。自去年秋季以来,业务范围迅速在扩张,但是公司内部控制制度、内部审计制度并未因业务扩展而得到改善或加强。经营管理理念上,一味将业务扩张放在首位风华正茂造句,而置用户保护与不顾,而且公司监察机能发挥不足,责令整改。
同时Coincheck需要保证平台交易重启、新用户创建账户等业务的开展,并且对NEM事件中受到损失的用户进行赔偿伊耶那美,在3月22日提出书面报告,并且每月10日提交上月业务实施情况报告。3月12日Coincheck宣布开始向曾经的新经币持有者、本次事件的受害者进行补偿,同时也恢复部分业务服务。
此外,据朝日新闻消息,BitStation、来梦(三重县铃鹿市),Bitexpress这三家正在申请中的“等同交易所”的申请已经被金融厅拒绝,原因是这三家公司在应对大力增强的监督面前没有及时妥当应对,目前已经要求这三家平台返还用户资金。
2、海外从业者违法交易
理论上松江清真寺,除了在金融厅登录完成的16家公司,和正在审查中的16家“等同交易所”,余下公司以任何方式进行虚拟货币交易、发行均为违法行为,也包括海外公司在日本提供虚拟货币相关交易等服务的,均为违法行为。
日本金融厅2月明确表示,日本居民不可以参与未登录获得牌照的平台的ICO。即使对于海外公司,如果想发展ICO相关业务也需要登录注册虚拟货币交易所行业,获得牌照。未经虚拟货币交易所登录注册的境外法人必须制定日本居民不能参加的制度。根据日本金融法律,向日本客户提供金融服务的公司必须获得日本监管机构的授权。但是由于日本并未制定惩罚细则,而是以警告的方式提醒海外平台停止在日业务。
海外未经许可交易|Trade-Bo和Option Ace经纪商
2015年11月,日本金融厅就警告了2家期权经济商Trade-Bo和Option Ace,这两个网站都有日文网站,因为没有获得日本当局的许可。2016年1月,金融厅再次更新警告黑名单,包括外汇经纪商MaxTrading、英格兰二元期权经纪商中的STDFServicesLTD。这个名单不定期更新中。
而唯一一次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发出警告是在2018年2月13日,金融厅以未经登记开展虚拟货币兑换业务为由,依据修改后的《资金结算法》对“Blockchain Laboratory”发出警告。这是自去年4月禁止未登记的情况下经营相关业务的新法实施后首次发出警告,该公司从事与企业发行自创虚拟货币以及从事ICO有关业务。
3、各类借腹生子现象
3月8日,金融厅发布一则《违法金融业者相关情报》,里面公布了140家非法从事金融业务的公司,不仅是虚拟货币交易,还包括金融欺诈等一系列违法行为。其中违法行为主要包括,未完成登录而从事金融服务业务、假借别的公司登录号进行业务操作、利用废弃登录号进行业务操作、非法企图与已经登录的公司强行合作进行业务操作。
借腹生子|GACKT代言事件
2017年12月26日,歌手GACKT发表文章,宣布自己入手虚拟货币SPINDLE(SPD),并为其站台。当时SPINDLE是以ICO的方式集资,不能像普通虚拟货币那样购买,从去年10月份起,只有受邀者可以购买私人销售。
SPINDLE开始ICO时,条件极其严苛而且奇怪,一度引起争论。暴力团伙不得参与,美国和中国居民不可参与,未曾有虚拟货币资产的人不可参与,对虚拟货币没有真知灼见的人不可参与,18岁以下、75岁以上的人不可参与(可能因为日本对高龄金融欺诈判得比较重),入股市低于1年、没有投资经验的人不可参与,身在发达国家但是资产少于10万美金、身在新兴发展中国家但资产少于3万美金的人不可参与、自己所有金融资产投资SPD占比必须低于50%。
但是随后投资者发现,发行SPD的三大平台Bullion Japan、BLACK STAR&Co和SPINDLE Fractal Zone均未申请注册,就连「SPINDLE」的商标登录都没有完成,也没有申请登录金融厅备案。
一度Twitter上掀起了开挖这些公司的关系的各种消息,公司运营者宇田修一的公司“ドラグーンキャピタル”,在2016年6月,由于欺诈事件已经被日本金融厅取消了登录号,随后宇田修一重新开设子公司,就是发行SPINDLE的株式会社BLACKSTAR&CO,公司注册地址都没有换,都是东京都千代田区麹町三丁目5番2号,直接进行金融活动。

SPD关系者图谱(来源于Twitter)
图上代言人GACKT(大城ガクト)也是该公司股东之一,该歌手有被骗经验前科,2016年因非法集资被骗113亿日元。当时的经典还在于,这起ICO事件也是利用了媒体,メディア. com直接使用了歌手GACKT的肖像为该起事件打了广告,该媒体平台在1月15日发表道歉申明。这一收买媒体的现象,正在中国上演。
借腹生子|假借ANA全日航空公司名字进行非法ICO事件
2018年2月4日,株式会社ACD(东京都港区 董事佐藤貴夫)成立,并于15日打着全日航空的名字从事发币活动,联合Crypto Square有限公司(东京都港区 董事Koichiro Abe),使用其虚拟货币发行解决方案REVOL发行和出售ACD Cion。
最后被爆出该公司与ANA没有任何关系,ACD只是利用了ANA的名号施行非法集资。
4、数字货币失窃
除了Coincheck刷新了虚拟货币不正送金案件的损失金额,日本历史上还有几起比较著名的失窃盗难案件。

资料来源于网络
数字货币失窃|门头沟事件
最初的就是门头沟事件。根据帝国Databank报道,去年11月24日,比特币交易所MTGOX接受东京地方裁判所审查。原因是该公司正在办理破产手续,但由于比特硬币价格的暴涨,公司资产价值上升,超过负债额(按照9月27日节点计算约456亿日元)。
MTGOX于2011年8月成立,2012年4月到13年3月,由于开始提供比特硬币交易服务,其平台年收入高约1亿3500万日元,不过平台在2013年5月左右开始不断受到DoS攻击,撑到2014年2月上旬,已经无法进行比特币取出功能,2月24日,平台用户拥有的比特币基本消失不见。2月28日,公司向东京地方法院申请了民事再生法,但法院认定再生手续难,驳回了申请。所以公司于4月24日决定申请破产。但在申请破产的手续中的这段时间比特币价格突然暴涨,而当时MTGOX拥有约20万比特币,所以MTGOX资产价值也随之高涨,预计超过负债额,能实现100%分红。所以申请代理人以“为了防止大量资金被分配给投资者代表,债权人希望的用比特币支付股息是有可能的”这一理由,再次申请民事再生,目前裁判所还在等待调查委员的调查结果,看是否开始实施民事再生手续。
这件事情以后,日本修正了资金结算法,即现在热议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登录制。

舍利资产
债权置换丨债务托管
将您的欠/借条,理财合同等坏账,置换成等额的房产,汽车储小蕾,酒水。
需要帮助请关注公众号:舍利资产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