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蕴桥刘姥姥:可厌、可怜、可亲、可敬-国学魅力文化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74

李蕴桥刘姥姥:可厌、可怜、可亲、可敬-国学魅力文化

李蕴桥可厌、可怜、可亲、可敬的刘姥姥,这是我对小说中刘姥姥这个人物形象随着小说故事情节的发展而逐步认识的过程。
刘姥姥是个小人物,作者开始写她就是在纷乱如麻、无从下笔的情况下,偶然想起了这"千里之外介豆之微的小小人家"。于是,这个农村老妪便进入读者的视线。
家里越过越穷,百无聊赖之时,想起几十年不曾走动,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决定拼着老脸走一遭,讨一杯残羹剩饭,说白了就是去“打秋风”。据说古时候,官府的衙役们总是在秋风乍起之时,以做棉衣为名向有钱的大户募捐,变相勒索钱物,百姓便以“打秋风”喻之。刘姥姥第一次进贾府,恰巧也将是秋尽冬初季节。人穷志短,但见她屏声敛气,卑躬屈膝,一付十足的奴相。这就是刘姥姥给人的第一印象,看来甚觉可厌。

上山擒虎易,开口告人难。老妪有幸遇到了那位擅在人前卖弄逞能的周瑞家的做引线,见到了“真佛”王熙凤。这凤姐不知来路,表面虽也不好太过怠慢,但内心已难掩饰那种居高临下的不屑一顾。她只管低头拨弄手炉,说出话来也是绵里藏针:“亲戚们不大走动,都疏远了。知道的呢,说你们厌弃我们,不肯常来;不知道的那起小人,还只当我们眼里没有人似的。”“这话没的叫人恶心。不过借赖着祖父虚名,作了穷官儿,谁家有什么,不过是旧日的空架子。”“外头看着虽是轰轰烈烈的,殊不知大有大的艰难去处,说与人也未必信……”刘姥姥本是来告难的,话还没羞得出口,对方却哭穷起来。可以想象,此刻的刘姥姥该是多么的自惭形秽、无地自容,此刻她强忍着辘辘饥肠,立之不稳,坐亦不宁,口欲张又止,脸未语先红。人都同情弱者,这刘姥姥给我的第二印象,看来甚觉可怜。

还好,刘姥姥没白走这一遭,二十两纹银对贾府来说还不够打发一个小丫头亲属的丧葬费,可对于刘氏一家子来说不啻久旱之甘露,活了七八十岁还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白花花的银子。转过年来到了收获时节,刘姥姥扛着两大袋子自产的绿色食品二次来到贾府。就似现在城里的有钱人一样,平时大鱼大肉吃腻了,就想那老玉米、嫩黄瓜、山枣野菜之类,况且这都是姥姥细挑精选“留的尖儿”。不管是人们叫她“女蓖片”,还是“母蝗虫”,或是把她当做开心一笑的小丑,她都装聋作哑,宁肯逞自己一时之能,博众人开心一笑。这姥姥被众人着实耍弄了一阵过后,鸳鸯等甚觉过意不去,欲向她解释,姥姥却不以为然地说:“姑娘说哪里话,咱们哄着老太太开个心儿,可有什么恼的?你先嘱咐我,我就明白了,不过大家取个笑儿,我心里要恼,也就不说了。”多么善解人意通情达理的老人,这是刘姥姥给我的第三印象,看来甚觉可亲。

“事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人们往往看惯了世态炎凉,所以当贾府这座大厦轰然倒塌时,那些素日来围着凤姐拍马屁的媳妇婆子们,什么赵嬷嬷、李嬷嬷、赖嬷嬷、干妈奶娘们……通通都作鸟兽散了。正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未语先泪流。”凤姐此刻众叛亲离,弥留之际自身难料,狠舅奸兄们竟然在她的宝贝女儿巧姐身上打起了主意。也就在这时,刘姥姥三进贾府,她是闻得贾家遭变故特意赶来的。曾几何时,事态发生陡然之变,这次是王熙凤声泪俱下地有求于刘姥姥,向她“临终托孤”,“我的命交给你了,我的巧姐儿也是千灾百病的,也交给你了。”老老实实的庄稼人讲求的就是“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刘姥姥尽其所能,倾其所有,于危难之中拯救了巧姐,这就是一桩颇具感人的村妇仗义报恩的动人故事。读至此,刘姥姥的形象实觉可敬。

这也许就是作者之所以要写刘姥姥的主要目的。当然作者意图不仅如此,他是在尽情揭示凤姐之能、之毒、之辣的同时,没忘了给她留一点未泯的人性光辉,让她“偶因济村妇”,而保全了自己的后世。作者还想通过这刘姥姥见证贾府兴衰转瞬的现实,通过刘姥姥的一身穷酸,让贾母等贵族女眷们在强烈的对比反差之下,才能感受到的自己身处富贵之家的优越。
这里,不觉使我想起过去常说的一句名言:“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纵观刘姥姥的所作所为,是愚笨还是聪明?我想谁都会了然于心了。
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提示:点击上方图片,即可免费查看精彩内容。

文章归档